佛教的往事与今缘第二章第一第二节

时间:2019-08-13 来源:www.portalbrunomars.com

第二章中文文章

佛教的第一部分始于中国

由于时间,路线,地域和民族文化的不同,以及引入中国的社会历史背景,佛教形成了Handi佛教(中国系),藏传佛教(藏语系)和云南上佛教(巴利语系)。三个不同的分支。

汉南佛教又称中国佛教,自南北朝成为中国最重要的宗教以来,已成为中国民俗,哲学思想,文学艺术的重要影响,并最终发展成为传统文化的三大支柱之一。中华民族

根据[30x9A8B]第三十三卷松散的音符,在元代元年西汉元年,佛教传入中国。然而,在那个时代,佛教只是人们心目中的一种仙女技巧。直到东汉永平皇帝,公元67年,当佛教向中国介绍自己的经典时,人们对佛教有了全面的了解,佛教作为一种宗教在我国传播开来。

还有一个关于佛教被引入中国的过程的故事。

相传,在东汉永平时期的一个晚上,明朝皇帝刘庄梦见一位身着太阳的仙女,在庙前飘飘。第二天早上,皇帝刘庄向集团表达了梦想,并问他梦寐以求的神。一位牧师回答:“那是天蝎座的佛。”

因此,皇帝派皇帝去天堂拜佛。当附庸来到贵阳王国时,他遇到了两个高粱,笠玛屯和隋法兰,并邀请他们去看汉朝首都洛阳的皇帝。

会议结束后,明帝下令在洛阳建造中国大陆第一座寺庙,供两位僧人翻译经文。因为经文和佛像来自白马,这座寺庙被命名为白马寺。

两个高粱首先在寺庙中翻译了《三国志.魏志》。《四十二章经》是《四十二章经》中编辑的四十二段,这是第一部中国佛经。

从那以后,西域不断来中国传教。例如,在东汉初期,嘉昭皇帝在东汉末年来到洛阳,他们将大乘佛教和大乘佛教传入中国。

在曹魏时期,西部高地高家科嘉罗来到洛阳,并将《阿含经》等佛教僧侣引入中国。

在西晋,西域高易法律保护来到中国。他翻译了大量的佛教经典,为中国佛教的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。

随着西域高粱继续来中国翻译经文,佛教逐渐在中国传播开来。然而,佛教在中国取得了很大的发展,并影响和融合了东晋后期的汉文化。

第二部分是佛教在中国发展的机会

作为一种外来宗教,佛教必须打开中国的局面,成为一种普遍接受的信仰。它无法快速实现。它必须等待有利于佛教成长的社会环境和文化土壤。

最后,在东晋,南北朝时期,佛教迎来了大发展的机遇。

那么,为什么佛教在东晋,南北朝时期迎来了它的伟大发展呢?为了说明这个问题,我们首先要简要描述一下我们崇拜和道德钦佩的文化传统。

在中国,由于人们自古以来就对天堂有敬畏和崇拜,命运理论长期以来一直是大多数人的宇宙论。

宇宙论深层次产生的原因在于人们受到自然力量和社会力量的压迫,并错误地认为他们的命运是由天国的控制所主导的。这显然是建立和加强王权制度的结果。

商代发展对天堂的崇拜达到了顶峰。为了维护自己的统治,殷尚奴隶主将上帝的牺牲视为头等大事,无论是国家的政治生活还是人民的社会活动,如派兵。打鼾,农耕,狩猎,婚礼和葬礼等都要求女巫要求它。

在西周,人们认为“生命的命运是不变的”,统治阶级进一步提出“没有上帝,没有美德是补充”(《僧戒心》僖公五引《左传》), “天唯时为民主”(《周书》。多方)命运转移的想法。

虽然这一时期的命运观念加入了“德国”的内容,但它仍然继承了殷人先天世界的观点。

从这个角度来看,当时人们的信仰仍然表现为对原始宗教的自然崇拜。他们使自然的本质个性化,使天堂有自己的意志;天堂的性质是天堂的,因此天堂有能力控制世界上的一切。

一方面,在春秋战国时期,孔子一方面把人格化的日子变成了“天上的生命”。另一方面,他将“德”与周仁天的思想分开,并建立了一套仁慈和正义作为一种社会伦理。道德倡导。

儒家思想,如宿命论和道德思想,成为西汉统治百家独特儒家思想后的社会主流意识。它一直是我们封建社会的王朝,最终发展成为中国传统文化的主流。

然而,儒家的命运和道德倡导虽然是社会的主流意识,但它不能无所不包,需要其他思想和文化形式来补充它。

而且,儒家的命运理论和道德倡导,不可能牢牢控制中国人的意识形态,控制任何社会环境中文化发展的整体发展。

情况确实如此。自东汉末期以来,社会不断动荡,从群众分离到三国相互攻击,从两晋战争到南北朝时期的混战。

在这四个世纪里,平民和贵族,如草芥子,不断被战争机器吞噬。那时,人们的生命和财产都处于危险之中,每个人都处于危险之中,他们整天都处于极度恐惧之中。

而且,两个晋朝是一个不道德且充满暴力的王朝。在这样的社会环境中,人们去那里谈论道德?至于众神的命运,它是毫无价值的,人类命运的好坏可能会不时逆转。

由于社会实践中命运的极端不稳定,人们被迫寻求其他信仰。因此,不可避免地转向祈求慈悲和同情的菩萨。

结果,那些原始信仰被粉碎的人们已经皈依了佛教,其中包括避免饱受战争蹂躏的人,并拥有属灵的安慰者。值得一提的是,在皈依佛教的人中,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群体,即不想与世界陷入困境的知识分子。

这些知识分子将佛教视为一个更广阔,更安静的世界。他们觉得世界不如世界,他们皈依佛教,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。

事实上,皈依佛教的知识分子的选择决不是无助的举动,而是与中国哲学思想的发展密切相关。如果你仔细研究,那是因为魏晋时期的“形而上学”打开了“佛”的大门。